"风流才子"苏东坡的情缘:喜欢和女人逢场作戏

 
 
宋朝,文人携妓、喝花酒,似乎是常事,苏东坡也不例外。《东坡乐府》存词三百多首,其中,直接题咏和间接涉及歌妓的,多达一百八十多首。这,也正是苏东坡真实生活环境的写照,丝毫无损于苏东坡的伟大。据说,苏东坡一生,遇有歌妓酒宴,便欣然参加,绝不刻意回避,以充道统。但苏东坡,并不特别迷恋哪一名歌妓,他只是喜欢酒宴征逐,和女人逢场作戏。对于歌妓,苏东坡十分随和,“乐而不淫”。常做的事,却是为歌妓题诗,或者脱籍。苏东坡是名人,酒宴间,歌妓求题诗,是常事,苏东坡也几乎是“有求必应”。有一次,在黄州为苏东坡送行的宴席上,一名歌妓走到苏东坡面前,求他在她的披肩上题诗。苏东坡并不认识这名歌妓,但他慨然应诺,立即吩咐研墨,提笔写道:东坡四年黄州住,何事无言及李琪。至此,却停下来,与朋友继续吃饭谈笑。在座的人大为惊讶,觉得东坡的诗也不过如此。李琪走上前,请求苏东坡把诗写完。于是,苏东坡复提笔,将这首七绝的后两句一挥而就:却似西川杜工部,海棠虽好不吟诗。整首诗,音韵和谐,对李琪的赞美恰到好处。李琪,这一无名寂寂的歌妓,也因此名垂不朽。苏东坡写有一首《减字木兰花•郑庄好客》,其词曰:“郑庄好客。容我尊前先堕帻。落笔生风。籍籍声名不负公。高山白早。莹骨冰肤那解老。从此南徐。良夜清风月满湖。”这首词,乍一看,并无高明之处。其秘密就在每一句的开头一字。将每一句的开头一字连起来读,就是:郑容落籍,高莹从良。落籍,就是除去妓女名籍;从良,是指妓女出嫁嫁人。原来,这是苏东坡从黄州到汝州的途中,经过润州。润州太守许遵为他设宴接风。官妓郑容、高莹陪侍。郑、高二人,从良之心久矣,于是,就请东坡为之向太守说情。苏东坡点头答应了,但他在酒席上却一直未提此事。两名歌妓心急如焚,临别时赶到苏东坡的船上,再次恳请。苏东坡就拿出这首《减字木兰花》交给她们,说:“你们拿这首词去见太守,太守一见,便知其意。”果然,太守览词,莞尔一笑,便随了两人落籍从良的愿望。苏东坡的“歌妓情缘”,也只是限于“畅饮和吟诗听曲”,并不像黄庭坚那样,写露骨的艳情艳诗。他对于歌妓,抱有的,多是一份同情和仁爱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